• <var id="sad3m"></var>
    <var id="sad3m"><output id="sad3m"></output></var>
      <thead id="sad3m"><em id="sad3m"></em></thead>

    <delect id="sad3m"><ruby id="sad3m"><wbr id="sad3m"></wbr></ruby></delect>
      <delect id="sad3m"><tt id="sad3m"><wbr id="sad3m"></wbr></tt></delect>
      <u id="sad3m"><output id="sad3m"></output></u>
      <acronym id="sad3m"></acronym>
        1. 資訊動態 > 行業動態 >

          Epic CEO:游戲界未來在于開源和跨界合作 2017-04-17

          25

            Epic Games公司的主要競爭對手們每一次做公開宣講時,都會強調他們將致力于游戲發展的開源化,盡管Epic Games很少做這樣的宣講來博眼球,但是公司首席執行官Tim Sweeney同樣也是這一信條的堅定信奉者。

            Tim Sweeney或許沒有在哪次展會上大書特書自己的開源化理想,但是他一直堅定地支持公開的游戲平臺和游戲市場的發展,他決定把《虛幻引擎4》的代碼完全公開,之后又將公司的第一款VR游戲《機械重裝(Robo Recall)》的代碼放出,這一切都印證了Tim Sweeney在致力于做一件事:讓更多的人參與制作游戲。

            Sweeney在今年的游戲開發者大會(GDC)與筆者有過交談。他強調業界人士應該努力降低入行門檻——還不只是游戲業,整個游藝界都該如此。理想狀況是消費者不再需要借助專業的工具,就可以在自己的電腦和手柄上從事游戲設計。他說:“《我的世界》贏得了一個超過一億人的市場,人們一開始是作為玩家接觸這個游戲的。但是在這個過程中,他們逐漸成了數字內容的開發者,并開始自主設計建筑和3D場景。我認為這是未來游戲的發展方向——讓每一個玩家都成為游戲開發者。”

            “正如YouTube讓每一個人成為了視頻制作者,Instagram讓每個人成為了攝影師。我們必須讓游戲玩家開始去進行自主開發,因為未來的游戲市場會非常龐大,你不能指望少數的幾個游戲開發者去滿足大眾的需求。”

            Sweeney也認為,給更廣泛的人群創造能夠開發新游戲的條件,將會被證明是推動VR發展的重要一步。VR是一項被過分炒作,投入過大的科技成果,去年,經過了長期的等待,終于有幾款商用的VR設備被發布,包括PS VR和OculusRift,但這兩款產品都沒有得到一些業內人士事先預測的銷售目標。

            在今年召開的新游戲展會上,Epic Games宣布公司基于Oculus開發的第一人稱射擊游戲《機械重裝》將實現免費下載,不僅如此,玩家會得到全方位的mod制作支持,游戲的源代碼也會公開。Sweeney說他們這樣做的理由是,通過開源,那些有靈感的VR開發者或者是那些想要研究VR科技的人就可以明明白白地看到這款游戲是如何制作出來的。而由此積累的知識和經驗可以幫助這些人在未來開發出引人入勝的VR游戲。

            Sweeney說:“《機械重裝》是我們公司進軍VR界的第一步,他將帶給玩家難以置信的深入內心的游戲體驗,我們決心在VR平臺開發《戰爭機器》,《虛幻競技場》和《機械重裝》三款游戲搬到VR平臺。這一方面是因為我們確實喜歡做這樣一些非??岬挠螒?,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我們想向開發者展示如何利用新興科技開發游戲。所以我們在公布《機械重裝》的同時,放出了游戲的所有mod套裝和源代碼,游戲開發者們可以充分地利用這些資源。”

            “我相信《機械重裝》會成為最初的幾款讓玩家感覺自己是核心射擊角色的游戲之一,同時,游戲還結合了人們期望從VR中得到的所有體驗要素。如果接下來我們能把一些殺手級應用搬到VR平臺的話,我相信那將把目前還算高端的VR玩家群體大眾化,將他們的人數從今天的200萬提升到1000萬。”

          23

            《機械重裝》實現了完全免費,Epic還為有開發者提供了全套的mod支持并公開了源代碼

            Sweeney長久以來一直強調,要想激發出每一個游戲開發者的全部潛能,游戲界需要有一個完全公開的市場環境,這樣開發者們才能直接與玩家對接。Sweeney一直是微軟及其Windows操作系統的重要批判者,這也讓他成為了開源操作系統的核心推動者。為了貫徹這一理念,公司的虛幻引擎軟件延續了他們三年前制定的商業戰略,繼續堅持把軟件維持在很低的價格,并在使用一段時間后完全免費。哪怕是《戰爭機器》這樣的大作,其源代碼也是公開的,從普通的程序員到最頂尖的游戲開發者,都可以接觸到這些Epic大作的開發工具,不過一旦個人開發者發布了用虛幻引擎制作的游戲,Epic Games還是會抽取5%的利潤。

            Sweeney說:“我們的商業模式完全受惠于產品在用戶體驗上的成功,除此之外,我們再無別的利潤來源。這可以說是最誠實的商業模式,因為它不斷地激勵著我們去做那些能夠真正讓用戶受惠的事情,而不會偏離正道。”

            “你會發現,有越來越多的知名科技公司使用了與用戶需求完全沖突的商業模型。他們不再按一款軟件的應有價值去出售它,而是將軟件免費給用戶使用。用戶上鉤之后,他們靠侵犯用戶的隱私或者推送影響用戶體驗的廣告來吸取利潤。但我們的商業模式的核心是,我們把游戲引擎開放給每一個人。如果有人推出了一個更新的話,我們會從他獲取的利潤中抽取5%,有人會說‘為什么Epic Games要從我開發的游戲里抽取利潤呢?’,那是因為我們給你提供了游戲制作引擎,而且我們把自己的利益和你的利益捆綁在了一起。”

            “我們會幫助游戲開發者取得最大限度的成功,我們確實幫助了整個業界不同層次的開發者,給他們提供了他們所需要的一切工具和方便,包括全套的源代碼,完善的開發工具,以及零進入壁壘。”

            在過去的幾年中,Epic不斷增強了虛幻引擎的功能,這不僅僅是公司與游戲開發者合作的成果。今年的虛幻引擎開發者大會上,Epic展示了他們與其他領域的公司合作使用虛幻引擎的成果——電影《星球大戰外傳:俠盜一號》的特效團隊展示了他們是如何利用虛幻引擎來加強電影特效的。Sweeney說這類跨界合作并不只是為了借他人之名來宣傳虛幻引擎,這些合作其實真的能夠幫助公司改進虛幻引擎,繼續增強其在游戲開發上的功能。

            Sweeney說:“其他行業的特效團隊已經習慣了使用計算機圖形軟件,所以他們對我們的虛幻引擎知之甚少,與他們一起合作對我們極具啟發性,因為他們對圖像的要求非常高。”

            “比如我們與邁凱倫的合作,我們必須做出一些各向異性的圖像,來讓圖像看上去和真車一樣,圖像甚至需要能夠表現出真車的碳纖維材料。這推動了我們朝新的方向努力。游戲開發者總可以偷工減料,因為一旦我們發現某種物體很難被刻畫,我們就會放棄在游戲中呈現這種物體,轉而用其他容易刻畫的物體代替。但邁凱倫公司逼迫著我們去解決了一些物體的圖像刻畫上的難題。”

            提到邁凱倫之后,Sweeney又講到了他們與另一家汽車公司雪佛蘭合作的例子。雪佛蘭和Epic Games合作制作了一條短片,講述的是一名賽車手與AI控制的賽車競速的故事。從車輛本身到背景環境的所有場景都是通過虛幻引擎軟件刻畫的。Sweeney說:“正如我先前提到的那樣,很多游戲開發者都會偷工減料。在《虛幻引擎2》里,開發者發現他們很難呈現真實的頭發,于是當時他們開發的游戲里,就出現了很多光頭或是戴帽子的人物。但現在玩家對游戲開發者的要求更高了,我們必須讓游戲畫面接近真實,不能再像過去那樣走捷徑了。所以我們給虛幻引擎提供了更好的用于刻畫現實世界的工具,所有的游戲都因此而受益。”

            “我提到的所有這些例子都為增強現實(AR)技術未來的進步提供了可能路徑。增強現實的關鍵在于把計算機圖像和真實世界的場景結合起來。為了要把光線,陰影,視覺效果和相機效果都結合起來,讓游戲畫面越來越接近真實,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Epic Games的首席技術官Kim Libreri當時也在我們身邊,聽我們講到AR技術時,他補充了Pokémon Go的例子,他說這款游戲雖然并不依賴于AR技術,但是它的成功表明人們對AR游戲體驗有巨大的需求。在AR技術不斷進步的同時,虛幻引擎也在不斷升級,讓游戲開發者能盡快用上這一最新科技。

            Libreri說:“玩家希望在未來看到使用了AR技術的CG動畫,這些動畫的效果應該和真實世界無二。我們的目標是讓虛幻引擎能夠完全忠實地還原真實世界的場景,讓人們看不出計算機圖像和真實圖片的差別。”

            “我們希望通過這些努力,讓虛幻引擎準備好迎接一個新的時代——在不遠的將來,AR頭盔里可能會植入一個強大的GPU,這個頭盔可以和用戶的手機或是其他設備連接,創造模擬真實照片的效果。一旦我們能夠讓游戲引擎制作的圖像逼近現實,我們就要開始思考如何從真實世界中提取光線,然后把光線用于虛幻引擎產生的圖像中。”

            在展現了所有的這些跨界合作之后,無論是與從汽車公司合作還是電影特效制作,Sweeney最后還是堅持,Epic Games的第一要務始終是做好一家游戲公司。這意味著,所有這些合作的最終目的都是為了更好得服務于游戲開發者,為此,公司也將致力于尋找更多的合作伙伴。

            Sweeney說:“游戲業是一個巨大的不斷增長的市場,2016年全年,虛幻引擎創造了新的增長率記錄,新的記錄是原紀錄的兩倍??缃绾献鲗υ鲩L率的貢獻越來越大。最令人驚喜的事實是,跨界合作與游戲開發者的利益并不沖突。無論是通用汽車公司,還是盧卡斯影業,他們的需求有90%和游戲開發者是一致的。當然,這些非游戲界企業可能會對額外的10%有需求,所以我們也致力于滿足他們的這部分需求??傊?,這些合作是我們公司一項不斷增長的業務。”

            Libreri補充道:“這些跨界合作的一大利好是,我們不再被一些我們在游戲開發界遇到的硬件條件限制所束縛。我們可以諸如獲得多核GPU和大規?,F實呈現等新技術的支持,通過接觸這些技術,在未來面對Scorpio這樣的新世代游戲主機時,我們肯定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

            通過在游戲界和其他重視數碼交互內容的業界之間建造橋梁,還可以為游戲界打開吸引相關人才的新通道。筆者的一位朋友作為網頁設計師參與了邁凱倫公司與Epic Games的合作,在那之后,他就對虛幻引擎展現出了極高的興趣,并把自己的業余時間投入其中,現在他已經在考慮開發自己的游戲了。Sweeney相信類似這樣的故事會越來越多,同時,游戲界的人才也可以跨界,他相信資深的游戲設計師肯定可以在其他行業找到用武之地。

            Sweeney說:“我們注意到,游戲界外圍的數字內容的需求正在擴張,這些數字內容與游戲都基于相同的開發工具,原理,甚至是相同的開發者。有很多游戲開發者參與到了跨界合作中來,比如Ninja Theory游戲團隊就參與制作了不少電影特效。這是游戲界未來發展的趨勢。”

            “游戲界將會實現人才的雙向流動,外界那些利用游戲引擎的公司正越來越多地雇傭游戲開發者來完成特定項目,反之亦然成立。”

            “在游戲變得越來越真實的同時,我們注意到很多游戲工作室雇傭了時尚設計師,因為游戲角色需要有真實的衣著打扮,如果沒有服裝設計師的話,外行人肯定沒辦法打造真實的衣著。游戲界正逐漸成為一個跨行業的大舞臺,就像好萊塢那樣,有來自各行各業的人為打造電影場景做貢獻。我認為這正凸顯了很多行業之間的界線正在逐漸模糊化。”

          97人妻起碰免费公开视频
        2. <var id="sad3m"></var>
          <var id="sad3m"><output id="sad3m"></output></var>
            <thead id="sad3m"><em id="sad3m"></em></thead>

          <delect id="sad3m"><ruby id="sad3m"><wbr id="sad3m"></wbr></ruby></delect>
            <delect id="sad3m"><tt id="sad3m"><wbr id="sad3m"></wbr></tt></delect>
            <u id="sad3m"><output id="sad3m"></output></u>
            <acronym id="sad3m"></acronym>